Xxhh

考研期间安静如鸡

不知道违反了哪个词。

一瞬间还害怕,是不是自己开车了……

但是没有啊!捂脸苦笑


如果违禁,我马上删

女神p大

夜来寂寞,惆怅之余就忍不住幻想一些故事情节,可是一往深里究,就轻易发现漏洞百出。这个时候想起p大,卧槽,多可怕。

P大是我心中网络文学的女神。真女神。嗯,可以把女神里的女字去掉,直接变成大神。

《杀破狼》,乡村机甲,攻受一个疯一个聋瞎,还特么是本古耽。听上去无比扯淡,但皮皮就是可以写得让人涕泪泗流,心悦诚服。三观正,正得掷地有声,忠义雄壮。世界观也圆得齐活。更不用说居然揉进了宏观经济学和微观经济学理论,小说本身还被复旦教授拿来做了分析。瑟瑟发抖,瑟瑟发抖。

简直是神的存在。

如果写出这样一本作品,只需要一部,光凭借络绎不绝的看众,那就足以封神了。

可是皮皮的代表作还不止这一本。

最新的《残次品》还没追,但《默读》《有匪》已经看过。总体感受就是,皮皮我能给你跪下。

我当然知道皮皮的书不是经典,但因为皮皮,我对那些用心构造小说的网络作者都有了敬畏之心,也发现了所谓才学的差异。

“有才”做到,太艰难了。但说法,太廉价了。如果作者如皮皮,都只能算华语文坛里的三流作家,那太多自以为有才的人,连流字都沾不上边了。有时候这么一想,更对金庸悚然而惊,对莫言口不能言,对曹雪芹莎士比亚,只能赞美那是上帝赐予人类的财富了。

有点跑题,继续说皮皮。

看她的书,一般无暇思考,只能高山仰止,跟着她举重若轻的叙述,懵懂跟上她的思路,边看边跪。卧槽这特么也可以?卧槽不明觉厉啊!哎呦卧槽我,我,我想不出词来夸她了!

就是这种感觉。

她的书里,主角的逐渐强悍和彼此心心相印是主线。可与之衔接的背景板也无比让人信服,人物性格也纤毫必现,不论主次。古耽现耽,写什么像什么。给人什么感觉?她就像门门功课都能拿100分的学霸,但她拿满分,是因为满分只有100分。

这就是神了吧。

写到这里,突然回忆起,有匪里说过的一句话。大意是,你所以为的神,其实也有一步一蹉跎,怀疑自己,奋力追赶的菜鸟时刻。所以不要怀疑,勉力前行,永远战斗。

说到这里,突然性质变了。

本来只想安心卖安利,内心有些想放弃考研的我,突然有点想哭呢。

谢谢p大。

对于天官赐福的某些猜想

 欢迎各位一起来讨论剧情!这些只是脑洞,hiahiahia我也很喜欢君吾老父亲,希望他不像我乱猜的那样。如果涉及到君吾的话,那么天官赐福的主题就涉及到对命运抗争与否的高度了。再次希望君吾老父亲是好神,再次希望。


1.雨师对天庭态度非常游离,且雨师资历极高,深不可测。天界都知道他出了名的难接触,但他把法器借给了谢怜。当时谢怜正在做其他人看来和天道不符白费力气的事。会不会雨师看谢怜,就像看到了曾经不愿服从天道的自己。

2.花花说君吾不喜欢怜怜。而花花已经了解了很多内幕,所以应该是真的。怜怜第一次飞升后极其坚持自己的信念,而他的信念与天道格格不入,他的一切坚持,其实是对现有天道的挑战。而当时怜怜风头正盛,仅次于君吾。而君吾明显是支持天道的,这算不算对君吾权威的一种威胁?

3.怜怜的第二次飞升直接捅了君吾几剑,而此前他非常尊敬君吾。唯一可以解释这件事的原因,就是怜怜发现了一些让他非常愤怒的事情。而这件事和君吾有很大关系。有可能白无相其实不是天道自然产生的,而是君吾为了捍卫所谓天道,制作的一个灭国工具。或者本来仙乐可以不灭国,却因为君吾的某些私心,让它灭国了。

4. 花花的c天r地,能不能解释成为,对怜怜遭遇的不满,对君吾保护下现有天道的不满。而君吾对花花的警惕,也来自于此。他担心花花可能反对甚至颠覆现有天道,影响他的地位。

5. 一个总结。

三毒瘤里,半月城副本打击了大裴,白话真仙打击了水师风师。西方武神权一真和裴有过结。疑似他师兄引玉在鬼市为花花办事,不排除他可能是花花卧底。

慕情风信一直以来只彼此针对,不参与党争,慕情和胎灵有联系,两人离开怜怜有苦衷。

鬼新娘副本是君吾给怜怜的,是灵文提供的信息,风信慕情打下手,和青鬼有关,小裴也崭露头角,在那里怜怜遇到了来找他的花花。发现童灵和郎萤,他们两次一起出现。而花花明显提防和人面疫有关的郎萤。

……

写不下去了。


秀秀说写5卷,写了三卷,如果有心写大写多,这些猜测随时可以被推翻。

只是猜着玩,想知道确切剧情,还是默默等更新吧( ;´Д`)

来啊来问求婚的事情啊

Ooc我的,人物秀秀的。

受刺激了!今天花花求婚了!

全凭记忆,如有错误,请在评论里指出,我再来修改。不胜感激!


渣反组设定根据番外。魔道组不确定有没有成亲的番外。

禁止转载。

给大家花妖般慈祥的微笑。



『渣反组』

沈清秋(思索状):求婚吗?自从知道洛冰河喜欢我之后,他一直和我说,要和我在一起一辈子,算吗?

洛冰河(脸红):师尊还记得啊……

沈清秋(摇扇):怎么不记得,你那时候动不动就说要和我在一起啊什么的……你尚师叔可和我说了,你那时还听他说了一通“烈女怕缠郎”的理论……

洛冰河(不好意思地微笑):如果一定要说求亲的话,我和师尊在一起之后一段时间才求亲。我开始还不太敢相信师尊会答应我和我成亲……

沈清秋(用折扇敲冰妹头):还说!不许说!要不是你委屈成那样……

洛冰河(眼睛亮晶晶):师尊会答应我。师尊只要看到我难过,就会心疼。师尊喜欢我,所以舍不得我有一点不高兴。我知道的。(眼泛泪光)师尊,那天我真的很高兴。(搂住沈清秋,越搂越紧)

沈清秋(老脸一红,难得正经):你知道就好。(靠在冰妹怀里,亲了亲冰妹的脸)

然后洛冰河赶走了所有人。

嗯……



『魔道组』

魏无羡(难得正经地思索):二哥哥,诶,你给我求过亲吗?

蓝忘机(思索片刻,微微偏头):结成道侣,算吗?

魏无羡(忍笑):不算!不算!你都没有和我求亲过!(拉长嗓子)这么没名没份地在一起,我夷陵老祖岂不是很没面子!

蓝忘机(面无表情):你什么时候有过面子。

魏无羡(手支住下巴):呦呦呦,二哥哥,害羞干嘛。(坏笑)是谁和你家那个山羊胡子…蓝湛你不要这么看我嘛!好嘛好嘛,和你家叔父……

蓝忘机(打断):也是你叔父。

魏无羡(笑意盈盈):对对对,也是我叔父。我们蓝二哥哥可是花了好大力气,说服叔父答应让我出席你们姑苏蓝家的家宴,这就是对外界宣称我们是道侣啦!(环住蓝忘机的腰)二哥哥,对吧?

蓝忘机(严肃):对。

魏无羡(眨眼):不过,你要不要给我再求个婚啊?哈哈哈哈不然我给你求亲也可以啊!

蓝忘机(看着羡羡的眼睛):若结成道侣也算求亲,那你也求过亲了。(在袍服下握住羡羡的手)在江家祠堂那次。

魏无羡(怔住,失笑):哎呦,我们二哥哥在这里等着我啊!嗯,那一次要不是江澄发神经…不理他!对,江叔叔和师母已经答应我们了。我向你求亲成功了。啊!我怎么这么厉害!那时你都不知道我喜欢你!你就已经是我的人了!哈哈哈哈夷陵老祖威武!!

蓝忘机(难得地微笑):对。

魏无羡(倒在蓝忘机怀里):二哥哥,我们成亲吧。

蓝忘机(耳朵泛红,郑重):好的。



然后……

魏无羡把其他人赶走了……

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嗯,其实也能,猜到一点?



『天官赐福组』

谢怜(可疑地脸红):三郎只是开玩笑,你们不要多想。

花城(配合的严肃脸):嗯…我们后来谈了风师,水师和地师。是我唐突了,还好哥哥没有怪罪。

谢怜(急忙):没有没有!不可能责怪你的!三郎你不要多想。(低头)我们……继续说风师。

花城(点头):好。

野鬼(小声):城主用了从来没用过的那辆黄金步辇!

女鬼(激动):那个步辇是拿来给城主新娘的啊!

鬼市诸鬼(激动,各种破音的吵闹):怎么了怎么了!又是上次那个不举的……啊不,那个白衣神官吗!?那个城主叫他哥哥的?那个要我们按住强/奸的?啊城主大人果然威武!对哥哥求亲!不愧是城主大人!

花城(眼神如刀):闭嘴。




虽然今天吃了糖。

但还是。

心疼。

花花。

三分钟……

虽然求了亲,但面对还没开窍的怜怜。

嗯,花花。

你的漫漫追妻路,还要努力啊…

初吻是怎么没了的

Ooc我的,人物秀秀的。

突如其来一个脑洞,以此发泄等更的痛苦。

今天花怜脱衣服了⁄(⁄ ⁄ ⁄ω⁄ ⁄ ⁄)⁄

希望花花早点吃到肉(///▽///)

嘿嘿嘿可以说是非常坏的一个我了\(//∇//)\



『天官赐福组』

谢怜:那一次其实是三郎为了救我,嗯,其实是个意外……

花城(面带微笑):哥哥害羞了。

谢怜(脸红):三郎,我……

花城(慢条斯理):哥哥莫急,让三郎来说。那一次我们先在水里,哥哥明显很吃惊,挣扎了一会儿,后来哥哥大概是认出是我,便在我怀里安静下来,不过等我睁开眼睛,哥哥又不好意思,我只好按住哥哥的头,亲得更用力了点……

谢怜(面红耳赤):三郎…不要说了…

花城(挑眉):啊,我不说了,既然哥哥害羞成这样。(旁若无人拉住谢怜的手,偏头微笑)嗯,总之,感觉非常好。


『魔道祖师组』

魏无羡: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问我算是问对人了!你猜我当年是怎么勾搭上我们蓝二哥哥的?放心猜!大胆猜!猜对了我还可以告诉你们他当年是怎么亲我的!

蓝忘机(蹙眉):……魏婴,休得胡说。

魏无羡(憋笑):二哥哥,你耳朵红了。怎么,想起来那回你在猎场上偷亲我的事啦?哈哈哈哈哈想不到吧,我们初吻是二哥哥主动亲我的!(笑趴在蓝忘机怀里)

蓝忘机(耳尖泛红,抱住怀里笑得东倒西歪的羡羡):……那次是我失礼了。

魏无羡(搂住蓝忘机腰):哪有失礼,啧啧啧,要不是你那次终于大胆了一回,谁知道我初吻什么时候献出去呢。来来来,给哥哥再亲一个(捏住蓝忘机下巴,对着蓝忘机的唇吻了下去)。

漫长的亲吻过后。

蓝忘机(耳尖似乎滴血):魏婴,下次不要在众人面前做这种事,有失礼仪。

魏无羡(笑):好啦好啦。大概就这么亲的喽,他捂住我的眼亲了我。我才不说细节,你看,蓝湛这么容易不好意思,我才舍不得说呢。(靠在蓝忘机怀里)二哥哥,对吧?

蓝忘机(定定地看着他,微笑):嗯。


『渣反组』

沈清秋(用折扇捂住脸):咳咳,一定要回答吗?

洛冰河(自顾自陷入回忆):在梦境里面,当时我以为师尊仅是梦境造物,便上前搂住,扣在竹林上……

沈清秋(破罐破摔):他不太会亲,简直是啃啊。不过说起来,后来我还踢了冰河一脚……

洛冰河(伤感):技术不佳是其中一个原因,(眼中泛泪)不过当时师尊应该不喜欢我……

沈清秋(心疼):别哭,别哭!(叹气)现在师尊心里有谁你不知道吗?

洛冰河(瞬间小雨转晴,搂住沈老师的腰,把头靠在沈老师肩上):现在师尊最喜欢我。(脸红)我们可以每天都亲……

羡羡:脸红干嘛?我们可是每天都滚~



每天都亲

每天都亲

每天都亲……

每天都滚

每天都滚

每天都滚……

花城死机中

(╯‵□′)╯︵┻━┻

当时一念起

渣反第四弹。Ooc我的,人物秀秀的。

原著向,天琅君视角,bg线,冰爸和冰妈。如触雷请离场。ps,不要怀疑,新修版渣反中,冰妈就是这样的奇女子(。ì _ í。)

有刀,偏虐。昨晚突然开的脑洞。有类似文,可能撞梗。blx求轻拍。

那句不顺的诗(如果能称为诗的话)我自己编的,不要太计较。

有些感慨,渣反里的感情都很动人。秀秀赛高。

禁止转载。

可能是最后一篇和渣反有关的啦。谢谢大家喜欢。




“当时一念起,萧条十年身。

只是我从未想过,那个让我萧条二十年的人,原来二十年前就已经因为我,死掉了。”

——天琅君

『一』
从始至终也没想过,最后我会活下来。想来阴差阳错,也不过如此。

竹枝郎居然死在我之前。 我拿不准要把他的骸骨葬在哪里。葬在法华寺?无尘和尚倒是个好人,让他照顾竹枝郎,总比我这个娇生惯养的尊主照顾得要好。可转念一想,我这个傻外甥大概是想跟着我的,就此作罢。

我当然知道我自己娇生惯养啊,哈,苏夕颜当年就说过。

她说我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说我还好长着一张不错的脸,说我怎么这么磨磨唧唧耽误她降妖除魔,还说我肩不能提手不能抬,既蠢又笨,若是离了竹枝郎和她,真不知该怎么活。

我也不知道。不过现在知道了。

离了她和竹枝郎,我再也不能活得像当年那么快活了。

再也不能了。


『二』
可也没想过,我竟然多了个儿子。虽然他再也不会与我如寻常父子般亲密无间,我也不知如何待他亲近,可好歹也有个可供挂念的人了。

于是以后的日子,哪怕离了她和竹枝郎,哪怕漫长寂寥,却也不至于苦到心底,还有些念想,还有些牵挂,还不至于了无生趣。

洛冰河长得很像她,竹枝郎说眼睛和鼻梁像我。他被我打晕后,我仔细看了看,的确不错。他闭上眼的时候很像她。

性格也像她,总是故作冷酷。哪怕我不承认,可竹枝郎说,洛冰河性格也像我。

其实我也知道,他爱沈清秋那爱到义无反顾,毫不给自己留退路的样子,的确很像当年的我。

对啊,我当年就是这样爱夕颜的。


『三』
说来好笑,因为沈清秋,我当初羡慕过洛冰河。

沈清秋就算对他冷言冷语,可听到我对洛冰河有什么算计,还是会心疼。不根据那些戏本看,就凭这些日常相处,也觉得他比她温柔……说到现在我也不明白,一个人间姑娘,按竹枝郎的说法,怎么能这么冷,这么狠,这么凶?

也只有我才能受得了她吧。

哈,若是当年她听见我这样说,一定不会害羞,只会取笑我。

仍然是阴差阳错,这二十年来我在白露山下一直在恨她。恨到不想看我和她的儿子,恨到想毁了她带我游历过的人界,恨到心神俱疲,孤注一掷。可恨到后来才发现,我只是要一个解释,要一个回答——她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我在白露山前满心欢喜等她来,却等来围剿我的大军。被封在山底二十年,心神俱碎,自以为她心狠手辣,恨了她二十年,最后快要死了才发现,原来她早就死了,死到临头还爱着我。


『四』
她被她师尊困住,在刑罚逼问下仍然不说出我的下落,却不知道我已经被打入山底。为了见我最后一面,喝了堕胎药,顶着满身伤痕来寻我。知道我被围剿后,以为我已不在人世,她把堕胎药对魔族的毒性转进自身,躲进雪山,拼尽最后一丝力,把我们的孩子健康地生下来,送下洛川。最后,她一个人死在了洛川的源头。

叫我……怎么相信呢?叫我相信,我整整二十年,都白白地恨着那个冷漠无情的苏夕颜?

苏夕颜怎么会这么傻?

她不是精于算计吗,不是又冷又硬吗,不是想一统四大派不屑人间情爱的吗?怎么会愿意生下我和她的孩子,怎么会愿意服下堕胎药只为了来见我,又怎么会为了保住孩子送了自己的性命?

怎么就不懂……全身而退?

可她的确这样消失了。当年如日中天的幻花宫大弟子,除魔卫道的第一人,的确成为了一个无法被提及的禁忌,无缘无故地消失在语焉不详的传言里,除了无尘和尚双手合十,连声说是他们的罪过。

真相大白,原本衰朽的躯体里,都能感受到魂飞魄散。

原来我在白露山下,白白地恨了一个谎言,恨了二十年。白白地恨了我最心爱的人,恨了二十年。


『五』
我问过无尘和尚她最后死在哪。无尘和尚说,洛冰河出生在洛川,漂流在冰河之上。她最后死在洛川的源头。

我后来去过那里。冰天雪地,白茫茫一片。漠北君的住处大概也不过如此。

我连她的骸骨也找不到。

那样凶险的境地,也只有那么心狠手辣的苏夕颜,才能熬着毒忍着伤,一个人拼尽全力,百般算计,把一个健康的婴儿送出冰川。

只有心狠手辣的苏夕颜才可以啊。

她常取笑我感情用事,毫无头脑,为一份所谓的喜欢连命也可以不要。我也常说她冷酷无情,铁石心肠,却注定要和我绑在一起。却没想到后来一语成谶,我冷酷无情,铁石心肠。她却感情用事,为了喜欢,连命也不要。

只是还好,哪怕天人两别,她也注定和我绑在一起。


『六』
人界还是很美,我不会再有心毁坏。你放心。

我们的孩子比我们都要幸运,他找到了爱人,过得很幸福。你放心。

我所有执念,除你以外,全部平息。你放心。

来自冰哥的吐槽

渣反第三弹,想到什么写什么。

ooc毫无疑问是我的,人物毫无疑问是秀秀的

冰哥视角,番外里见过沈老师和冰妹恩恩爱爱的冰哥回到他的世界,一定会想很多吧。

没有看到这种题材,再次自割大腿肉憔悴产粮的我。blx求轻拍(。 ́︿ ̀。)

禁止转载。

接下来我要好好学习啦(。ì _ í。)





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边那个洛冰河有什么好。

没遇到那个沈清秋前还行,打架不错,心魔剑控制不了还能把我打伤……哼,对,那个废物连心魔剑都控制不了,魔界人界也没有统一,尤其一个女人都没有,居然一个女人都没有,还偏偏喜欢上沈清秋那个人渣!腻腻歪歪磨磨唧唧!明明和我打架打得好好的,还有个魔界至尊的样子,遇到沈清秋那个人渣,就哭哭啼啼粘粘乎乎!居然顶着我这张脸做这种事!成何体统!

……我又提那个人渣了?

哼,他那边那个沈清秋其实不是人渣,脾气挺好。不过就是他,把那个洛冰河惯得和个女人一样,见了面就搂搂抱抱卿卿我我,啧,哪里有魔界至尊的样子!

不过实在弄不明白,为什么,他的沈清秋就是那个样子……

那个沈清秋,其实他一点都不人渣。

我去过的那一回,柳清歌居然没死,还挺护着他。当然他更护着我,为了我还难得凶了那么一回。婴婴……也很尊重他,不过也被他教得又死板又无趣,居然要我叫她师姐!明明是我老婆!还有柳溟烟,我那贤惠温柔的大老婆……居然给我和他写那什么《春山恨》!我和沈人渣!?我怎么可能对那么一个人渣情根深种!还有那三个道姑!用什么眼神看我!明明都是我老婆!居然偷偷和我说,叫我对沈仙师好一些,温柔一些……这都是什么和什么!

不,我想起来了,那个沈清秋,虽然不是人渣,可是我一点也不喜欢他。

明明那个废物样样都比不过我,哭哭啼啼,优柔寡断,还控制不了心魔剑!不仅没统一人魔两界,单单守着魔疆还动不动出个叛乱,直接灭门不就好了?魔界居然还想着治理?不不不,跑题了……对,还有,明明他技术那么差,他那师尊根本不舒服,哪里比得上我??


可是就这么个废物和我打架,那个人人都夸的沈仙师,居然帮他不帮我。那个往往不如我的废物!居然……帮他,不帮我。

都折了一支胳膊,那个沈仙师,却只顾着他。都没注意那个废物,也打伤了我……

不仅不帮我,还帮着那个废物对付我!摘叶飞花,怎么可以这样!明明,明明……他前两天,都那样温柔地照顾我。他给我梳发,给我疗伤,因为我对别人发脾气……明明他也看重我!凭什么,那个废物一来,不,凭什么,认出我不是那个废物之后,就要伤我!

我的确第一次见他伤了他,可当时我不知道,他,他……这么好啊。

为什么,他能有这么好的沈清秋,可我却被一个嫉妒成性的人渣,欺压着长大??

我不服。为什么那个废物……能有这么好的沈清秋?

他果然是个好人吧。我回来前看到,那个废物想要伤我的时候,他拉住了,脸上有点不忍。怎么?难道是因为,我和那个废物,有同一张脸吗?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沦落到,因为和那个废物一张脸,才被他照顾?

为什么……他就不能是我的沈清秋?

如果那个废物没回来,那我大概可以装成他喜欢的样子,和他……好好过一辈子吧。不对……哼,才不会,他自己认出来我不是那个废物后,就不会对我那么好了。大概会寻死觅活找那个废物吧。

哪怕我有这么多女人,可不会有一个人这么对我吧。

没有一个人会像他对洛冰河一样,对我这个洛冰河吧。

可惜抢不到了。


呵呵,真是不甘心呢。

如何饲养洛娇花

ooc我的,人物秀秀的。

在一起后甜甜甜甜甜甜的高纯度糖段子。沈老师如何带孩子,冰妹如何撒娇卖萌求抱抱。

自割大腿肉产粮。blx求轻拍。

禁止转载。

准备好了吗?

黑喂购!





洛冰河(委屈):师尊,我心里难受。

沈清秋(麻木):……怎么。(来了来了果然又来了)

洛冰河(委屈):我就是难受。你不要看书了,和我说会儿话吧。我好久没和你说话了,你看你,一直在看书。

沈清秋(扶额):

我们不是差不多聊了一晚吗(总和我说魔界南疆有什么食材我实在插不上嘴好吗!)

快睡吧,明天你还要补欠下来的一大堆公务呢(你好歹是个魔头啊!是个如假包换的大魔头啊!就算是基佬你也是魔界老大至尊魔头啊!能不能有点敬业精神有点爱岗情怀总想着找吃的算什么样子!)。

洛冰河(眼角含泪):哪有,我们才时不时聊一会儿,你总是看书,都不理我。我好难过。

沈清秋(看到冰妹一哭心里咯噔一下):啊……为师错了(孩子怎么又哭了,哎呀有点心疼)。

洛冰河(含泪地委屈):还有,公务公务公务,师尊为什么你不愿意和我聊天反而要我处理公务,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泪流满面)

沈清秋(手忙脚乱):没有!没有的事!哎呀,为师不是害怕你处理公务太忙,影响你管理魔界吗?不哭不哭(主动坐近抱住冰妹),为师不是知道嘛,南疆的竹笋味道特别鲜美,你想下次给我做鲜笋丝炒肉对不对?(叹气)怎么都这么大了,还哭成这样,师尊又不会走,不哭了不哭了哈……(习惯到不想吐槽了……)

洛冰河(紧紧抱住沈老师,泪痕未干):师尊你不要嫌弃我……我也不想这样,我控制不住……(逐渐平静)你不要不理我,我改,我下次不这样了……

沈清秋(叹气,轻拍冰妹的背):为师什么时候嫌弃过你?倒是你,从来只对我哭哭啼啼,看准了我拿捏不住你?以后再不许提什么嫌弃,我养的徒弟里,哪个自轻自贱过?尤其是你……我又怎么会嫌弃你。

洛冰河(脸色绯红):师尊心里有我(忍不住微笑),又怎么会嫌弃我。是弟子的不是,又让师尊担心了。(紧紧抱住)我真的,喜欢师尊,喜欢极了。(轻轻亲吻沈清秋的侧脸)想到师尊,心里就暖洋洋的,就什么都不怕了。

沈清秋(心跳加快,老脸一红):唔……你听话就好了(又在哪里学了这些情话!教坏孩子知不知道!)。快起来,现在这样像什么样子。(啊怎么办觉得冰妹好可爱好想亲他啊啊啊啊一定是错觉)

洛冰河(撒娇):不放。(啄吻沈清秋的嘴角)我要听师尊说,师尊喜欢我,才放。

沈清秋(脸红):(他刚哭过现在再拒绝他他肯定又会哭的吧)我……

(想起他说的鲜笋丝炒肉,心里一软,无比清晰又无比温柔)我喜欢你啊,洛冰河。

洛冰河(愣住):师尊……(收紧怀抱)我也,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你。

然后?然后?哼哼哼……

那当然是然后花好月圆气氛正好两人如此这般如此那般温柔缱绻恩爱缠绵直到天明。

少女洛娇花就这样,和内心戏多的沈老师,哭哭啼啼,腻腻歪歪,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啦。

完美到!我都要!哭出来!了呢!